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吟指天涯

No complaining , no giving up-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死亡  

2012-02-11 22:30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昨晚,一个人呆在办公室,心情不知为什么徒然有些低落;而昨晚的一个梦,让我今天用了整整一天都在考虑关于死亡这个问题。

——我居然梦到自己死了,很平淡,就那样无声无息的结束了,我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着父母家人的温暖,而他们却对我视而不见——原来,那就是阴阳两隔的感觉!而我居然仍然可以和妻子对话,然后才知道自己已经不复存在。。

。。后来就醒了,起身去了趟洗手间,拉开窗帘,天还没亮,雪依然在下,白茫茫的一片,返身躺在床上,依然恍若梦境一般,掐了一下自己,呵呵,有点痛——哦,我还活着。

 此时在想,生命是如此的渺小和脆弱,一如儿时手上的琉璃啵嘚儿,稍有不慎,便会粉身碎骨。死亡竟然和我们如此的接近,就在我们身边,如果就此一觉沉沉的睡去,不再醒来,死亡也就实实在在的发生了。然而死亡可能真的就是这样,梦境一样平淡,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切自然而然的发生,然后自然而然的结束。死亡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,随我们的出生一起诞生,随着我们的的死亡而消失,一种生命的终结,也许是另一种生命的的延续,所以关于生与死有什么区别?古希腊的哲人会回答:“都一样。”

然而,没有人知道死后是什么样子,但我们从一出生,就开始面对死亡,每时每刻,都有死亡发生,我们度过的每一分钟,都是在向生命索取,而我们最终要付出的,就是死亡。

仔细想来,真如这样,人生恰如一个巨大的站台,每一个个体只是在属于自己的生命旅途中小憩了一会,不管你是否做好了准备,不管你是富贵还是穷苦,是默默无闻还是闻名暇耳,都终将坐上这趟没有返程的生命列车。也许,它是有始有终的,始终在神秘的时空中重复一种周而复始,而我们每一个个体,仅仅只不过是这趟生命列车之上某一个区间的一个过客而已。

从我们一出生开始,我们的人生历程就开始了,经过幼苗的茁壮成长,到枝叶繁盛的中年大树,然后我们的生命之树的每一根枝叶开始渐渐枯萎,生命额彼岸至此越来越近,我们的身躯一如蜡烛,在阳光的照射下逐渐融化,直至消失。

其实从小,我对死亡都不曾有过任何恐惧,经历过了外公外婆的辞世和爷爷奶奶的离去,知道了生老病死原本就是一种自然规律,也可能源于对于生命的一种淡定,对于人生有一种独特的感知,无论伟大与卑微,最终不过殊途同归,极尽的奢华和荣耀,最终也带不走半分半毫。。

应该是在很久以前,也做过关于死亡的梦,记不清了,有他人,也有自己。那时候根本没什么感觉,很无所谓,做就做了,想都不想转眼过去。

相比之前,现在对人生有了更多的眷念,已界中年,上有父母,下有妻儿,其实更多的是对父母的眷顾,白发人送黑发人那该是生命之中无法承受的一种沉重;对于妻儿,虽然也无异于一种灾难,但相对于孩子来说,也可以是一种磨难,也许更会因此而让他们磨砺出一种与众不同的优秀。

不管怎么说,中年,都是一个死不起的年龄。

但我们真的不知道死亡会在什么时候来临,所以,我们没有理由沮丧、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、没有理由不开心,没有理由生气,更没有理由堕落自己。。

的确应该如此。

 2011年3月,父亲被诊断得了血管外皮细胞瘤,这让我愧疚难过了很久,十几年来,总是为了工作,没有节假日没有礼拜天,日复一日籍口都是为了工作,竟然绝少回家去陪陪父母。而当得知这是一个无法治愈的老年性疾病之后,从不掉泪的自己,关上门一个人在房间里放声痛哭,然后擦干眼泪,重新面对压力巨大的工作。最让我内疚的是,为了所谓的工作,父亲的两次手术,我居然都没能回去陪陪老人。

如今才明白,我们能够陪伴父母的日子是那么的弥足珍贵,过去了就永远不会再来,我们和父母相伴的日子,在指缝之间一天天的溜走。。

从父亲得病的那天起,我就决心用自己的全力,帮助父亲与疾病抗争,我不相信这是不治之症——因为西方已经没有癌症这个说法,而只有慢性病,我坚信主观能动的巨大作用、坚信会有奇迹发生。一年、两年,甚至一天、两天,那也是我的福分,我的成功。父亲养育了我,给了我生命,我要竭尽全力,来延续父亲的生命。

除了尽自己最大的所能之外,今年春节,我义无反顾早早回到了老家,陪父母过了一个开心祥和的春节,并且特意陪父亲去了趟我的祖籍——父亲的老家,还去了另外一处祖父的长眠之地——那是父亲多年的愿望,能够带我们一并过去看看。就此我也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家史——显赫却因为朝代的更迭而颠簸流离家破人亡的悲惨往事——虽然这个春节,我们马不停蹄的行程超过了5000公里,但是我们过得很充实——因为我们为父母做了一件最有意义的事。

2011年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:父亲生病,然后自己事业受挫,选择了另一家公司,但因为不被看重而郁郁寡欢,甚至数度想再次离开——因为实在不甘,在原单位尽管受挫,但毕竟也是各方面业绩、业务都是不容小觑的中层,而来到这里,一切变得从头开始。。

 然而从另一方面想想:自此,我有了朝九晚五的规律作息、有了周末可以学生时代一样睡到自然醒的舒适、有了十几年不曾享受过的礼拜天节假日,我还要求什么?

所以,我应该知足。

知足我们今天还好好的活着,知道死亡其实就在我们身边,随时随地都可以发生。我们谁也不会知道自己的生命旅途会在什么时候嘎然而止,我们没有理由不把我们的每一天都当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,实实在在做好每件事,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